最近和舍友晚上一起温故甄嬛传。
舍友是一个看起来又高又美的哈尔滨妹子,为什么说是看起来呢,那是因为她一旦张口就是“干哈!你干哈!”“瞎几吧玩意儿”“艾玛差点儿秃噜皮了”此类。
典型不开口美女。

最近在她影响之下,外出遇人,人家都问我,诶你东北哪儿的呀?
我:……
我:→_→

相信十二月份的东北话六级考试,我一定能过。

今天晚上妹子一边绣十字绣一边和我一起看甄嬛,每一个可以潸然泪下的动人情节经过她一边“艾玛呀放大招儿了哈,得跪了”“五分钟前手冻疮了五分钟后啥都没有了哈,也对俩集就生孩子了,得亏了温太医医术高明五分钟就好了”“十七爷当场懵逼了,不过没事儿,五分钟下雨倒计时你们就抱一起”
我:……

我说:“M姐,你说,当年后宫里要是有个酱讲东北话的妃子,那这后宫不得都跑偏了麽?”
“咋滴啦?”她一脸求教。
我给她举例子:“比如说就刚才吧,浣碧把东西递过来,甄嬛说,先放那儿吧。你咋说?”
“先搁內旮瘩吧。”
“我与王爷情投意合?”
“艾玛果郡王我老喜欢你辣。”

“……你说是不是特魔性。”
“嗯哪东北话特魔性,”她一脸认同地放下十字绣开始百度,我就喜欢她严谨治学的这个态度:“我要去看看有没有东北籍的妃子。麻哒那不然历史马车的车轱辘轴子得被扯偏离轨道老远。”
我欣慰地点点头,在安静祥和的氛围中看完了一集甄嬛,上床睡觉。

正当我准备入眠去会一会我的一二三四五号男神,妹子爬到我床上把我弄醒,严肃道:“我突然想起来清朝的都是东北来的。车轱辘一路跑偏到1912。”

“……我不知道历史是不是跑偏了,我只知道,载着我美梦的马车,是被你一巴掌呼到了天边。”

――记于16年7月28凌晨

评论
热度 ( 2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