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允

少年时期肆意张扬,被称为金陵城内最明亮的少年。
我想那么明亮的少年,内心一定也是如火一般热烈。
春日和暖,呼朋唤友,牛首登高。闲时兴起,观永济江流,燕矶夕照。
故作愁味,听龙江夜雨,珍珠浪涌。赏石城霁雪,钟阜晴云,诗兴大发,吟诗一二,满城传诵。
清凉问佛,凭虚远眺,悟得一线禅机,说与知己,摇头晃尾,叹榆木也。
策论诗词,字字珠玑,手书一份,竟惹洛阳纸贵。
如此郎君。
得是多少春闺,梦里人。

似乎此间万事万物特别喜欢开玩笑。
尤其是他。
变故乍逢,万般尘灭。
生,生不得,死,死不能。
连病痛吐血,也只能生生忍着,人前还要端出个虽病弱却无大碍,好生将养便好的样子来。

他少年打马游街,见过三六九等,禅寺论佛,儒家论经,心中万般通透。
人生有八苦。
今生种下因,来世得其果。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仁义礼智信。
明白得很。

明白许多道理。
却依旧过不了这一生。

也许后来会有人叹他。
慧极必伤。
聪慧早逝。

但其实是。
他想要活下去。
他明明是最想活下去的那一个。
奈何。
天不允。












评论
热度 ( 5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