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二代团子日常(二)

1

怡亲王殿下二十岁的时候,小太子还是个才五岁的小豆丁。

堂兄弟间岁数相差的太大,外臣们都愁死了。

殿下剑眉星目,风度翩翩,如玉儿郎,每每出门,金陵众女皆以帕掩面,掷果盈车,后次数多了,怡亲王殿下也就学乖了,每次出门三辆车,这辆装满了,换辆坐,再装满,再换,这样就可以连拉带拖带三车吃的回来。

至于轮到小太子出门,那差距就大了。

他的马车一出现就只会引起一连串尖叫。从内城到西门口,一路上都是“太子太子看这里看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子太子!”“让开让开别挡道让我太子走!”


好多朝臣愁的胡子都白了。


你瞧瞧,你瞧瞧。

都什么跟什么。

太子跟亲王这个争斗的局面。

实在是太严峻了。

必须严肃重视起来。

毕竟大梁还是以帅治国。

辅佐太子的任务迫在眉睫。


但是这条道路太艰辛了。

朝臣们看着萌哒哒的太子殿下,又看看长身玉立,帅气逼人的怡亲王殿下。

都不由地叹了口气。

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

2

太子也很生气。

他双臂抱胸,气鼓鼓地坐在哥哥面前,板着脸严肃:“我生气了。”

想了想觉得程度不够,换了个称呼:“本宫特别特别生气。”

“哦。”

怡亲王头都没抬继续写课业。

“我说我生气啦!”真是太气人了,都不问宝宝怎么了。小太子站起来,啪啪啪地拍书案:“哥哥我生气了。”

怡亲王殿下一把抓住他的手,冷冷道:“做什么,手不疼吗?”

太子被他看的一缩。

“还拍书案吗?”

“不拍了。”小太子心虚回答。

怡亲王殿下满意了,给他揉手:“刚刚生什么气啊?”

小太子把刚刚忘到九霄云外的事情又拉回来:“哥哥为什么他们只给你扔鲜果和吃的?”

太气人了,宝宝就没有。

怡亲王殿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谁说的?要是皇叔出门的话,也有人扔果子啊。”

小太子傻眼了:“啊?”

“扔果子吃的是表示对这个人的喜欢,很正常。”

“我就没有。”小太子不开心:“先生也没有,是不是他们不喜欢我们呀。”

小太子伤心了。

他第一喜欢的是奶奶,还有帅气和善的先生。结果好像大梁的百姓不喜欢他先生,还有他。

“因为你还小啊,万一砸伤你就不好了,所以大家就自发不扔给你了。至于先生,先生每次出门马车上都一圈厚帷幔,别人扔不进去。”怡亲王一边给他揉手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再说了有飞流哥哥在,人扔过去,他把人扔了,谁敢。”

说着又转头看着身后自顾自吃点心的俊美青年笑开了:“飞流哥哥,今天晚膳我们可是到芷萝宫吃蟹黄饺子的,那两盒点心我说了送给你就不会再给别人啦,你留点肚子吃晚膳啊……咦?怎么三个食盒?”

飞流默默地把食盒放下了,盖好盒子做无辜状。

小太子踮起脚尖越过哥哥的肩膀伸头一瞧,立马哭腔都出来了:“飞流哥哥那盒是哥哥给我的QAQ你坏……”


怡亲王连忙哄孩子:“人家还送了两筐螃蟹呢,今晚我们吃螃蟹好不好?”









3

听说今天庭生又拉了三马车金陵特产回来啦?

嗯,蒙卿去看了一下,好像还有两筐螃蟹。

螃蟹是照殿红的绝配。

皇帝陛下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恍如只是随口说了一句的白衣客卿。

来人,去把怡亲王马车上的螃蟹搬来。

再拿一坛照殿红。客卿连忙又加了一句,然后冲着陛下讨好的一笑。

我就只喝一碗。

哼?

那,一杯……?











4

骗人!

飞流巡视了桌子一圈,气呼呼地抱臂。


哥哥,没有螃蟹。

小太子咂着筷子眼泪汪汪。


皇叔,先生,装啥呢你们→_→快把螃蟹交出来。














评论 ( 5 )
热度 ( 78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