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二代团子日常

1

怡亲王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内侍。

“殿下,您看……”小内侍一边小心翼翼地护着胡床,一边朝他讨好地一笑,颇有些紧张不安地抬眼偷瞄他的表情。


看什么看,肉团子一个有什么好看的。

怡亲王面无表情地心想。


胡床上的小团子眼尖得很,看见他一进门就抛弃了爱宠布老虎,伸出白白嫩嫩的手臂,喉咙里含糊不清地哼唧着,小小的眉头蹙成一团,急切地求抱。


并不想抱。

怡亲王殿下夹着一摞的策论书本冷着脸心想。


先生布置的一堆课业还没做完。

明天一早就有内侍来收。

愁人。


哼唧哼唧求抱的小团子还没到能够坐得稳的年纪,又举高了小肉手摇摇晃晃,猛地一个重心不稳朝着胡床床外栽了下去。

还没等内侍反应过来惊呼,几条残影划过众人的视线,再一抬头,小团子早已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怡亲王殿下的怀里,明亮纯净的大眼睛滴溜溜转来转去,还把小拳头塞进嘴里开心地啃着。


“不许吃。”

亲王殿下低声警告,把他的手拉下来。眼见小团子撇嘴要闹,亲王殿下又不急不忙地哄:“我们去吃糕糕好不好?”

小团子立即被糕糕吸引去了注意力,瞪大了眼睛朝他啊了一声。

“啊,”亲王殿下也一本正经地朝他啊了一声,然后又认真地跟他讲话:“好多好多,吃不吃?”

“啊啊,”小团子开心地双手一举,穿着白袜的小脚抵住亲王殿下的肚子一撑一蹬,差点直接从殿下的怀里翻出去。

亲王殿下吃痛地皱了皱眉,手上却丝毫不敢放松地抱着他,无奈道:“好好好,我们去吃糕糕。阿酉,去把太后娘娘今早送的糕点,选一些软软的,又不粘牙的过来。”


名叫阿酉的内侍机灵地应了,退下的时候又不动声色地把刚刚飞过众人视线的书本策论拾了起来,摆到一边的书案上。


亲王殿下余光一瞄,这才回想起还有课业这回事。

瞬间又胃痛起来。


这算是个什么事。


十五岁的怡亲王殿下抱着孩子生无可恋。


赶紧微服回来好么。


2

刚登基的皇帝陛下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忙,生下来就没了娘的小太子就养在了太后宫中,太后得了风寒,皇帝陛下为了让母后好好养病,就把小太子又拎到自个儿跟前养着。


众所周知,如今登基的这位陛下早年间是个武将。武人总有些粗手粗脚,粗心大意。就连陛下的亲妈太后娘娘,一日都要遣上七八回内侍去看看乖乖亲孙在儿子手底下吃好了睡好了没有没有磕着碰着。

皇帝陛下也是够委屈。

他觉得当年他一个人拉拔大了怡亲王,对付一只团子那是绰绰有余得很。

然而他压根没考虑到怡亲王殿下在和他相认之前,就已经学会了如何乖巧懂事听话让自己吃饱穿暖一系列生活技能。


怡亲王殿下一听他家皇叔把小团子接到自己宫里,同太后娘娘的心情是一无二致。


唉。

烦。

照他家皇叔那种思维,他家堂弟在太后宫里都被宠坏了。

要啥给啥,不给就哭,烦的一米,还不能打。

现在好了,从太后宫里接出来,那还不得任他搓圆捏扁。

愁人。

他还不想看见他家堂弟从圆滚滚被养成小麻杆。


怡亲王殿下苦大仇深地思考了半宿。后来终于下了决定,然后两眼一闭,睡了。


反正出了啥事儿有他们家先生出主意捞他呢。

庭生,憋怕。

咱就憋怕。


说起来他家先生是奇人一个。

亲王殿下初见他时,他就一副病殃殃随时撒手而去的样子,然后跟还是掖庭小罪奴的怡亲王殿下讲了一句话。

我会接你出来。

然后半个月后,我们殿下就一脸“发生了啥”地被接出来了。


说好的掖庭罪奴出不来呢。


没谁跟您说好啊亲王殿下。


第二天亲王殿下抱着他课业去了武英殿求学去了。

哦,他家先生身体不好,被他皇叔押着吃药,所以一直住在武英殿偏殿里。

结果理所当然被拦下了。


值班的侍卫统领看着还挂着弯月的天幕,半晌憋出一句话:“殿下,真是勤奋。”

亲王殿下:“昨日有些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今天就想着早些来问先生,啊,先生还没起吗?是我疏忽了。对了,这东殿怎么亮着灯?哦,太子殿下昨日搬进来了,太子殿下怎么哭了?这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大声,要是惊扰了先生和陛下,可不太好。我去瞧瞧,这可行吧?”

统领心想对,上次不小心打扰了陛下和先生吃了半个月陛下的眼刀子,这次我怎么能再犯糊涂呢。

于是就请殿下进去了。


统领心想,嘿,还别说,怡亲王殿下真管用,小太子嚎了两声就咯咯咯笑了。


3

皇帝陛下奋战了半个月,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对自家团子没辙。

这小团子看见他就一副冷酷无情的状态,逗他不笑,唬他不哭,跟我冷战?我有爱宠布老虎,爹您就自个儿玩儿去吧。

这要是这小崽子一视同仁,皇帝陛下还不会这么憋屈。

这小胖团子看见陛下他娘自个儿奶奶,瞬间笑的跟朵花似的,啊啊啊一本正经地跟奶奶“聊天”,腻歪的不得了。

看见陛下他侄子怡亲王殿下,眉头一皱手一扬,哼唧哼唧要抱抱,不抱还伐开心,自己耷拉着头一声不吭掉豆豆,别提多可怜了,你说他侄子狠得下心不抱他?

然后是他家小殊。

啧这臭小子在小殊怀里拱来拱去流口水是怎么回事?!

简直伐开心要抱抱。


后来内个被御膳房养的愈发体态丰盈的蒙古大夫说,嘿我得到线报说是哪儿哪儿哪儿有个什么泉,对长苏的身体绝对有益。

皇帝陛下也没听清楚是那是哪儿就大手一挥,重定粮税需要绝对深入地了解民情,体察民态,不如我们微服出巡?小殊你觉得呢。

他家先生定定地看着他皇叔,忽然一笑。

讲人话。

咱们去泡那个泉吧。


一边听着的怡亲王殿下觉得眼睛好痛。


庭生你也该开始了解政事了。

他皇叔说。

嗯,但是也别忘了我给你布置的课业。

他家先生温和且不失严肃地说。


对了,太子也挺喜欢你的,有空就多陪陪他。

他家先生在后来给他的信里又漫不经心地添了一句。


感情你们俩山山水水玩去了家事国事带孩子都留给我?!


抱着孩子的年少的怡亲王殿下生无可恋。


说好的不让小团子经受皇叔魔爪不是把孩子扔我这儿啊先生!

但是,这事儿也没谁跟您说好啊亲王殿下。












4

再说了您不是挺开心的么→_→

就不要装面瘫脸啦╮(╯▽╰)╭


评论 ( 20 )
热度 ( 130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