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日浮生梦

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梁帝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身边的老内侍倒吸了一口气。

老内侍历经三朝,梁帝赞其勤恳忠直,怜其老迈,就在宫内特地安排了小黄门让其颐养天年,老内侍心内感激,特地来武英殿前叩谢隆恩。梁帝对下人向来宽厚,更何况在他最为艰难的时候老内侍曾几次暗中相助,岁月已逝,情意不变。梁帝得知以后,亲自把老内侍扶起来,又亲自把他送回了住所。

“这样的小事就不必亲自过来了,”梁帝挥退了左右,知他礼数周全怕他惶恐,就只略微虚扶了他一下:“你腿脚不好,年纪也大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孩子们过来吧。”

“陛下这话可是折煞老奴了。”老内侍落后他一步颤巍巍地走着,这是他多年的本分与习惯,倒也不让梁帝觉得生分:“老奴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陛下的奴婢,哪里有拿乔托大的道理。况且陛下圣恩,老奴自是要亲自过来叩谢的。”

听了他这话,向来面冷的梁帝微微抿了一下唇,没有说话。

他向来少言寡语,自从登基之后,更具威仪,要是今日这情况是其他人遇到,必定又是战战兢兢,生怕什么地方不到位,惹怒了陛下。

老内侍却是不怕的,他看着梁帝长大,清楚他的为人,所以又慢吞吞地开口:“再者,老奴前些日子又是病又是疼的,也没有来给陛下和太后娘娘请过安,老奴这心里啊,总是惦念着呢。”

梁帝接过话来:“说的也是,太后早些日子也曾跟我念叨过你,这宫里老人不多了,太后也是寂寞的很,你有空,就多去芷萝宫请安吧。”

“老奴遵…”老内侍刚想领旨,突然又倒吸了一口气,看向也已经愣住的梁帝:“啊呀这……”

此时春末夏初,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有几只早蝉拉长了声音嘶叫着,远远近近地格外虚浮。长长的回廊尽头,一个半大的少年背对着他们坐在台阶上,黄发垂髫,窄袖胡服,也不知在干什么。

宫里有两个孩子,大的比面前这个大,且一向礼数十足,断不会做出坐在回廊台阶上这种举动来。小的又才六七岁光景,断不可能是这个背影。

那身影梁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倒是老内侍惊呼了一声,见梁帝疑惑地瞥了他一眼,才小声,又带了些心虚尴尬:“老奴,老奴只是觉得这孩子背影有些熟悉……”

“嗯?”梁帝好奇地又看了看:“你知道是哪家的孩子?”

老内侍犹疑地看了他一眼:“老奴年纪大了,一时半会儿还……”

“那就过去看看。”梁帝说完就抬脚往前走去:“怕是在这宫里迷了路。”

梁帝军旅出身,虽不上战场多年,武人习气却没改得了,三步两步就已然到了那孩子后面。他见那孩子一身丹朱色窄袖胡服,心中只略过这孩子倒是跟他幼年时穿衣相近的念头,就已经开了口:“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内院?”

那孩子似乎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转过头来面色不愉:“真是大胆,本皇子在自己家也要通报姓名吗?”

梁帝在他转过脸来的一瞬失了言语。

那孩子定睛一看,腾地一声站起来,怒火冲天:“你究竟是谁?竟敢穿着龙袍?胆大妄为!来人!”

老内侍连忙上来给他行礼:“诶呦诶呦殿下,您小声一点儿,这位可就是……”

“我是大梁的皇帝陛下,”梁帝回过神来,目色沉沉。

“萧景琰。”

年少的七皇子殿下压根不信面前这位“梁帝”所言,不过梁帝实在是过于了解他,三两句就哄得他接受了这是未来的事实。

老内侍在他俩说话的间当,赶紧将回廊上的宫人遣去,自己远远的站着,给两位殿下望风。

“所以说,这是在未来的梁国?”半大少年挠挠头,明亮的眼中带着疑惑:“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你之前在做什么?”梁帝打量着他,目光中带着些回忆眷恋:“说不定我能帮你找到回去的路。”

“我之前?”萧景琰对这个陌生的梁帝,有种与生俱来的信任,所以一五一十地把之前的事情告诉他:“今天祁王哥哥有事务要忙,我和小殊读完了书就出来玩,我们本来是要去练武场,走到这儿的时候太奶奶单独召见他,我就在这儿等他了啊。”

梁帝猛的抿紧了唇线,半晌又开口:“你多大了?”

“十四岁。”萧景琰老老实实开口。

梁帝点点头:“是了。”

“什么?”萧景琰不明白,凑近了点问道。

面前的梁帝虽然跟父皇一样是大梁的皇帝皇帝陛下,却有着不同于父皇的温暖气息,这让他并不是很畏惧。

梁帝看了看他,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你十四岁了,你父皇也该给你做亲了吧。”

萧景琰万万没想到面前的梁帝会突然说出这种话,立即面红耳赤:“我十七岁才开府,哪里……哪里……”

梁帝好笑地看着他的窘样,慢吞吞地提醒他:“你是十七岁开府,之前太皇太后会一直给你相看合适的姑娘。你的朋友也一样。”

梁帝的最后一句点醒了慌乱中的萧景琰:“什么意思?你是说小殊今天是……”

梁帝点点头:“你说的小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大名应该是林殊吧,你十四岁,那就是元佑二十一年,元佑二十一年,受太皇太后做媒,林殊与云南穆府长女定亲。”

萧景琰一下子被震的失去了言语。

虽说小殊定亲是件好事,但是萧景琰的心里却难受得紧。仿佛被人割去了一大块。他是个极为懂事乖巧的好孩子,虽然难过,但还是扯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是吗?小殊和霓凰做亲了啊,看来我回去要好好恭喜他俩了。”

说完又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找到回去的路,心里半是惊慌半是难过,痛楚极了。

梁帝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脸色由红变白,英气的眉头也因此事蹙了起来,心里五味杂陈。

世事,无常。

然而,这并不是你最痛苦的一件。

“萧景琰,”梁帝喊这个名字地时候不自然地顿了一顿,但是还沉浸在思绪中的萧景琰并没有听出来:“你就准备坐在这里伤心难过,什么事情也不做吗?”

“什么意思?”少年抬起头来,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梁帝心下暗暗叹了口气。

“你今日既然能够到未来来。”梁帝看着他睁大了眼睛,不由有些好笑:“相必是天意给你改变一切的机会。”

少年擦了擦眼泪,要是在别人面前他早就背过去悄悄的抹了,然而在梁帝面前,他却一点忌讳都没有。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听到小殊定亲,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我却很难过,仿佛他和我以后再也不能见面了一样。我知道我这样很可笑。”他顿了顿:“可这是我十几年来最难过的事情了。”

他又顿了顿:“历史上的未来,是不是比这更让人难过?”

萧景琰从来都不笨。

梁帝也难得地犹豫了一下。

“是。”

萧景琰捏了捏手指。

“以前我觉得未来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往前再踏一步了。”

梁帝静静地看着他,反问道:“你会是这种人吗?”

眼睫毛还是湿漉漉的少年忽然又笑了,眼里熠熠发光:“不会。”

他又忽然想起来问:“你知道我?你见过我?那么我一定是你叔叔辈的了,啊,你是祁王兄的儿子吧,你叫什么名字?”

梁帝扯开话题:“你想知道未来林殊会怎么样吗?”

林殊是萧景琰的死穴,少年一下子被他吸引去了注意,眉飞色舞:“小殊会怎么样?让我猜猜,他会是赤焰军少帅,后来的赤焰统领,一品军侯。还会……”他的表情暗淡了一下:“和霓凰成亲,儿孙满堂。”

“听你说起来,似乎是林殊最圆满的一生。”梁帝道:“只是对于你来说,可能会痛苦,是吗?”

萧景琰点点头。

“你找到痛苦的源头了吗?”梁帝问。

萧景琰迷茫地摇了摇头。

萧景琰还没有成长到能够明白情爱的年纪,但是梁帝却是过来人。

“萧景琰,”梁帝思索了一下如何委婉地表达,最终还是放弃了。对于萧景琰来说,显然直来直去效果更好:“林殊会是你生命中谁也无法替代的存在,你终其一生不会再遇到第二个如此懂你知你的人。你现在也许不懂,但是有一天,当你们阴阳相隔,你会明白这一生里,你心上爱着的是谁。”

萧景琰猛的站起来,面色青白交错,气到不知怎么开口。

面前的梁帝给他地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不知道该骂他为何诅咒他和林殊阴阳相隔,还是该骂他懂什么一生所爱。

面前的梁帝在他开口之前又缓缓开口:“别忘了,你们未来的经历,在这未来,都是经历过的历史。”

萧景琰一下子被噎住了。

他的脑袋里如同一团浆糊,叽叽喳喳的有好多人说话“小殊会死?”“历史上都记录的这么明白了?”“他和霓凰要成亲了?”“未来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他都知道我喜欢的是小殊?”“我因为小殊定亲不开心吗?”“阴阳相隔?”“我喜欢的是小殊?”

梁帝显然明白自己的一番话给这位虽然不笨,但是平时被辰妃静妃祁王宠得很少动脑子的殿下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恰逢此时老内侍端了点心茶水过来,便捻了一块榛子酥放进嘴里,耐心地等萧景琰缓过来。

萧景琰最终颓然地坐了下来。

“想明白了?”梁帝把最后一块榛子酥咽了下去,清了清喉咙问道。

“嗯。”萧景琰闷闷地回答。

梁帝又开口:“你被保护的太好了,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懂,你要快点长大起来。”

“嗯。”

“你别看现在林殊跟你疯的,好像不知世事。他其实比你更加了解这个残酷的世界。所以你要快点长大起来,才能保护他,保护你母亲,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嗯。”

“眼睛是盲从的,重要的东西,只有心才能看见。遇到的时候,先停下来,问问自己的心是怎么想的。”

“嗯。”

“刀光剑影不仅仅存在在战场上,后宫,前朝,无处不在。你不能任性地因为厌恶所以躲开,你躲过一次,也许小殊就会被那些豺狼虎豹划上一刀。”

“嗯。”

“你现在还没有多少能力,在梁帝心中也是个没什么力量的小皇子,所以他不会多防备你。祁王会是未来的主君,新旧两代主君总会有摩擦与冲突,你要善于利用小孩子的优势,调和他们。”

“嗯。”

“你要学会观察身边的一切,记得警言慎行,看穿不说穿。你的父皇是个多疑的人,他先是君才是父。在不久的未来,他渐渐老去,祁王风头大盛的时候,他会疑心祁王想要谋逆……”

“可是祁王哥哥不会。”萧景琰急急打断他。

“是,他不会。”梁帝道:“我也坚信他不会。但是在天家,天家无父子,只有皇权。皇权总是这么容易腐蚀人心,他让人父不是父,子不是子,戕害手足,血流成河。所以,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诫祁王,林帅,蛰伏低调,小心小人作祟。”

“……我不太明白。”萧景琰忍不住又一次插话,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满的迷惑和疑问。

梁帝愣了愣,苦笑了一声:“是了,没有经历过的你,怎么会明白。”

萧景琰没有搭话。

他觉得面前这位皇帝身边萦绕着打不散吹不开的悲伤痛苦,孤寂彷徨。

“我,我会记得。”萧景琰也忍不住跟他一起难过起来,连忙闭着眼睛巩固记忆他刚刚的话:“告诉祁王哥哥跟林帅,君威难测,低调做事,警惕小人。”

梁帝猛的侧过头看他,那少年还在闭着眼睛回忆刚刚的话。

“父皇疑心病重,要小心。”

“重要的人和事,要学会用心去看,看穿不说穿,低调蛰伏。”

“我要快点长大,不能总是躲在哥哥和母妃的羽翼底下,要帮小殊,祁王哥哥抵挡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不能任性,保护小殊。”

少年闭着眼睛用心记着,在夏日阳光下慢慢地透明了衣角。暖风缓缓地带来了十四岁的温度。

梁帝眼眶一热,低声道:“还有,如果还是阻止不了……”

“要记得保住你的赤子之心。”

“保护梅长苏。”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