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七】

庭生看见来人的时候,脑袋里忽然嗡了一声。他看见那人跪在他面前,满身风尘,眼圈通红,大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耳鸣的厉害。

他刚想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帐中为了战事争论不休的将领们却突然沉默下来。一些老将甚至一瞬间红了眼眶,默不作声地面朝南方跪下。


他的心咯噔了一下,似是一半浸在了冰水里。

他缓缓站起身,往前挪了一步。

他想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但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又是这种梦。


庭生恍惚心想。

大概皇叔又在怪他久不回金陵,叫他又做了这种梦。

等这次平定了战事,他就上书奏请回金陵探亲。

皇叔一定会很高兴罢。


身边的副将连忙扶住他,口中说着节哀的什么字眼。


庭生又转过去看他,心中的疑问滚了几次,才堪堪问出口,声音有些飘忽:“节什么哀?”

节什么哀?

他妻儿健康,今早还一起用过饭。

琛弟虽事务繁忙,但昨日才寄过家书,还小小抱怨皇叔前些日子不声不响退了位,不声不响地搬回了潜邸,把他吓得不轻。

皇叔在潜邸……

皇叔……


他忽然又明白过来,怔住不再做声。

其余人都以为他魇住了,吓得不行,不停地又是喊他,又是捶胸抹背。


原来是,皇叔走了。


他看着帐内一片人仰马翻鸡飞狗跳的模样,恍恍惚惚心想。


原来是,

皇叔走了。


这么会这么快呢。

他还记得上次回金陵的时候,皇叔在柳亭送他,还给了他好几坛照殿红,嘱咐他有空回金陵。


他拨开在他面前晃悠的将士,望着庭下跪着的那人。

“皇叔他……他…他…”

那人听懂了他的意思,连忙回道:“陛下叫奴婢跟殿下说,太上皇陛下寅时二刻驾崩,走的安详,让殿下节哀。”


他心里难受的厉害,却又隐隐觉得松了口气。

梦中去的,想来没什么痛苦。

也好。

也好。


他呕心沥血了大半辈子,也是该歇一歇了。


庭生愣愣地又呆坐了一会儿,又复打起精神吩咐手下准备守丧事宜,吩咐到一半,却挥挥手,神情疲惫:“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顿了顿又低声道:“萧贇在此恳请各位,接下来的丧事事宜,还请各位竭力以待。”

众人皆知他虽不是陛下亲子,却是陛下亲手教养大的,情谊深厚。也都体谅他的失态,纷纷领命退出大帐。


他换了一身素服,从卧榻下摸出一坛照殿红,想了想,翻箱倒柜地又把萧琛送他的一套上好的酒具拿出来,拎着东西出了帐。

他也没要亲兵随从,一个人纵马跑到了孤岭上。北疆烽火不休,他单枪匹马也无所畏惧。一来是他武艺不错,二来是若是想要踏上大渝的土地,还需从此地往前再走上五十里。

山岭上荒草不生,好木不长,光秃秃的,骑马也需小心,稍有不慎就会落下悬崖。这孤岭原先是大渝与大梁的边界,还有个好听的名儿叫梅岭,如今已成为大梁的一道天然屏障,护着身后万千子民。


庭生拿出东西摆好,给酒盅满上,才又跪坐下来。

他有好多话想要跟那人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他想说先生我给你带了照殿红。

他想说先生我每年给您寄去的捷报你看见了吗。

他想说先生我今天特别难过。

他想说先生我终于明白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是什么意思了。

他想说先生,你,你看见我皇叔了吗……

他想说我皇叔登基二十九年,都快比先生大三十岁了……

他想说先生你可别认不出我皇叔啊,虽然他已经比你老了很多,尘面霜鬓,但是他依旧脊背挺的直直的,眼睛依旧是好看温暖的弧度,还是很好认的。

要是连你都认不出来,那我皇叔得多难过。


他擦了擦眼泪,清了清嗓子:“皇叔,我知道您也到啦。那我就不打扰你和先生叙旧了。这大梁的天下,我会辅佐琛弟好好守下去的。”


他面对那一片海晏河清如画江山,撩袍跪下,俯首行礼。


“长林军萧贇,恭送大梁皇帝陛下。

儿臣庭生,恭送皇叔。”


梁承乾二十九年九月初九,梁靖帝萧氏景琰驾崩。










——————


“你会等我吗?”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大男人为了部剧哭成这样,萧景琰,你的内心一定住着小公举,”林殊嫌弃地扔给他一张面纸:“你说我要是不等你我早就去吃饭了,还陪你在这儿看最后一场戏。”

萧景琰拧了一下鼻涕,瓮声瓮气:“我哭我自己死了不行啊,还有你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想遇到祁王兄。”

“那我走了。”林殊抬脚就走。

“诶诶诶~”萧景琰把纸一扔,跟上去:“你怎么说走就走。”

“留下来看你继续哭吗?”林殊挑眉反问。

萧景琰也不在意,跟他闲谈:“演中年庭生的这个人长得真帅,不过说起来演小时候庭生的那位也不错。”

“当然啦,毕竟是祁王兄选角儿。他怎么可能给自己选个不好看的后代。这不自己给自己添堵吗。”林殊一语道破,“毕竟是称霸梁国的汤姆苏,还没结婚就给自己儿子起好了大名小名就算了,连孙子跟孙女儿的名字都起好了,不知未来的王妃嫂嫂,内心是何等地卧槽。”

“……”萧景琰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不先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吗少帅?有考虑过把完全不想当皇帝的我留下独守天下的内心是何等卧槽吗?”

“欸~你看你说的,”林殊立马哥俩好似的搂住他脖子:“你看景禹哥不是给你写了番外剧本突出表现一下你孤寂落寞的内心世界么。”

“还真是谢谢你们→_→”那是对我好吗?给我多加了一个多星期累死累活的工作量好吗?!

“好啦好啦,别这样看我啦,我们这不是为了破除你智商感人的谣言嘛,对不对?”林殊继续解释,勾着他的脖子往前走。

“但是完全没有提到我的智商。”萧景琰吐槽:“还有你在往哪儿走,盒饭在那边。”

“诶先去总导演那儿上香领红包去去晦气啦。”

“什么?”

“你演的角色刚驾崩啊,走走走去晦气。”

“但是我……”

“但什么是,不去晦气我心里一直不得劲儿。总感觉毛毛的。”

“小殊,你这是心理作用啦。”

“嘿你个蠢牛,你去不去。”

“好好好去去去。”


——————

——“水牛,你说梅长苏真的会等萧景琰吗?”

——“会的,会一直等着。”

——“如果换做是萧景琰,那他会等吗?”

——“会的,无论有多久。”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