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三】

母亲头七后不久,庭生带着一双儿女来看我。

长女时岚我是见过的,满月的时候我还曾抱过她,不想一晃已是十一二岁的大姑娘了。

比起金陵闺秀的柔媚风姿,这在北境长大的小女儿,行动举止倒是精神奕奕,磊落飒爽,到叫我想起了还在南疆镇守的霓凰。

听闻她旧伤复发,已有很久未出王府,送过去的药材也不知用的如何,病痛可曾减轻一二。

庭生家的小儿子时筠出生北境,这次是第一次回金陵,有些认生,揪着父亲的袍角不肯松手。

“陛下恕罪,”庭生小声劝了许久,最终无可奈何地向我告罪。

“无妨,”我看他那偷偷摸摸看我的样子实在有趣得紧。便端着一边放着的龙须酥招他过来。

那孩子看看龙须酥又看看我,看来心里颇为斗争。

时岚胆子大些,在一边怂恿:“筠儿,皇祖父的点心可好吃了,快去拿呀。”

他又扭头去看他姐姐,不过就是不肯松开庭生的衣摆。

庭生低着头看他俩,唇畔笑意柔暖。

我一瞬间有点儿恍惚。

母亲说过我向来心粗,这话我认同。

当年她以两字批注认出小殊,每每给我带点心,都会多带一份给他。我尽心尽力地当了大半年的跑腿,半点没有发现,这满满两匣子点心,从来都没有出现一块我爱吃的榛子酥。

现在看来,这粗心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我看着庭生从个小小孩童,慢慢长大,成家生子,却是到今日才发现,血缘力量的强大。我还记得当年他以掖庭罪奴之身跪于殿前面黄肌瘦的样子,却没想,还有一日能从他身上看出旧时故人模样。

“……陛下?”

“嗯?”我侧过头看向一边小声提醒我的内侍,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庭生在跟我说话:“刚刚走神了一会儿,你说什么?”

他只好再重复一遍:“陛下,臣今日是来请辞的。”

“请辞?”我一时没闹明白:“请什么辞?”

“大渝那边臣实在不放心,请陛下恩准臣回北境。”

我没说话。

“皇祖母去世,臣回金陵奔丧的这段时间,大渝屡屡犯境,臣实在担忧,请陛下恩准臣立回北境。”

他一跪下,时岚也立觉气氛不对,连忙把弟弟一扯也跟着跪下来。

国事大于家事。

这是我教给他的。

“还有一事臣想请陛下恩准,”他重重叩首,顿了一顿,又复高声道:“北境苦寒,臣不愿一双儿女受苦,臣想把他们留在金陵,请,陛下恩准。”

时筠偷偷侧头去看他,又被时岚扳回来按下去。

我把搭在龙椅扶手上的手收回来,拢入袖中。

“冬天了,这龙椅,也变得这么冷。”

所有的内侍纷纷口称恕罪跪伏于地。

我摆摆手:“这人老了,阳气不足,都怕冷。”

庭生低着头,低声唤了一声皇叔。

我看着底下这孩子。

这是,我祁王兄的儿子。

也是,他的学生。

他守着北境十年,领长林军,捷报频传。

居于高位却不居功,十年来头次回金陵,为的是奔丧。

不放心北境战况,连守孝都不能守完就要走。又怕我这帝王疑心,还想出把儿女留在金陵这种法子。

赤焰有后。

我把手又往袖口里缩了缩。

“孩子们有孩子们自己的想法,”我开口打破这一室寂静:“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时岚时筠,皇祖父问问你们,你们是想留在金陵陪皇祖父呢,还是跟爹娘回北境?”

时筠毕竟小,还不懂这里面弯弯绕绕,时岚虽眼疾手快,却也没拦得住他:“阿筠想跟爹娘在一起。”

“筠儿!”庭生和时岚同时呵斥。

“好孩子。”我夸了他一句。

“皇叔……”

庭生急忙想圆场,我伸手制止了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时岚时筠,记得这句话。”

庭生一下子静默下来。

“坐了这么久,朕也累了,”早有眼明手快的内侍扶我站起身往内室走去:“你们回去吧。”

“庭生啊,要走的时候进宫告诉皇叔一声。皇叔,去送送你。”

冬日余辉,沿着雕花窗棱铺撒在内室的地上。

苍白的带着冷意。

那已然老去的帝王看着这冬日,忽然又一甩袖袍赌气起来:“走走走,都走了干净。哪天,都要回来送朕……”

——忽然想起来没加tbc……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幼卿ETHEL | Powered by LOFTER